请称老夫花仙

老夫聊发少年狂 一树梨花压海棠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八)

*不坑!!!立志打破挖坑不填之魔咒!!!


荆棘皱眉:“姑娘?”

话音刚落只听轰一声巨响,石头门板震得嗡嗡直颤,抖落一层薄灰。

他只从黄骆一面之词里大致了解了前因后果,心说师兄何时耳功如此了得,院里不知道在拿什么打,吵得都要翻天了,是圆是扁都听不清,怎么能听清楚男女!?顿时觉得师兄不显山不露水却进步神速,回去一定要加倍赶上。

谷月轩感到身边人气场变化,黑暗里无声地笑了笑。在江湖中时间一长,就知道武林名宿哪有那么多高招,多数靠猜靠蒙唬人。怎么能唬得像,也是门艺术。雷火弹一响,他连姑娘是谁都猜出来了。

紧接着就听见门外秦红殇断喝一声:“哪里跑!”然后是三人的脚步声。

荆棘顿时来了精神...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七)

*TO各位看官:耽搁这么久,主要研究荆棘。大师兄还是信手拈来的,但二师兄比较复杂,兼成长性强,第一年和第四年略不一样。区区长篇本来就不是太6,上手挑战高难度,又暂时没游戏玩,担心把握不好。我更得慢点多看实况,好好琢磨琢磨。

看时间坑底的碰友们也爬得差不多了,恨自己入圈太晚。侠风官方爱作,但老武林和金先生底子都在,还是喜欢,上哪说理去。


逍遥谷的一天,始于清晨老胡院外的鸡叫声。

起得最早的自然是老胡,然后是师父,接着是大徒弟二徒弟,各自洗漱晨练。一个时辰后聚在厅堂,给师父请安吃早饭。

荆棘因为未明没睡好,第二日早早爬了起来。没人给未明讲解谷中作息的潜规则,他于是只好诚惶诚恐给二师...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六)

*悄么几地改个名,太没文化了老干起重名的事……照搬词牌觉得气象都精神了呢x 已加上文名tag方便查找

*另外突然发现少年英雄会是武当少林华山轮流办的,这……并不觉得曹姑娘的水平能被派去ry但硬塞找夫婿另说,或者以上三派每派两个名额。除非未来大修全文这bug就不改了……


(六)


至上章少英会为止,谷荆二位前面发生的事就基本告一段落。江湖里最不缺故事,少侠女侠们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荆棘功夫日进千里,长到十五岁也出谷历练,博了一个刀剑十杀的名号,在武林通鉴上有了自己一笔。

这段时间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除了有一件事需要提一提,在东方未明入谷的前一年,荆棘十六岁那年,他见到了传说...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五)

(五)

华山派六年一次的少年英雄会,是武林里各路少侠的盛事。

不但奖励颇丰,更难得精英荟萃,各大派掌门齐聚一堂。无数年轻人希望藉此崭露头角,名扬四海,为前辈们赏识。有人武痴,也有人为奔一个好前程。更有人获得女侠芳心,从此双宿双飞羡煞旁人。这等盛会,是削尖了脑袋也要送后辈进去的。

逍遥派虽然常年不理俗务,然而毕竟无瑕子天下第五名声在外,近年又出了一个谷月轩,请帖自然早早送了来。

请上华山,和自己上华山报上名字,地位就很不相同。结果如何凭本事说话,交情人脉却不论名次,只讲出身。

谷月轩没有出线压力,心里把知道的这次能参选的少侠想了一遍,又把功夫条缕分析了一遍,觉得不出意外...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四)

(四)

叫你什么,当然是叫名字了。

谷月轩在外两年多,对荆棘的印象还停留在孩提时代,是大大低估了少年成长的速度。这时就能看出他对待师弟时的弊端来,布老虎比照雷火弹,杨云在两年前就比他更知道荆棘会喜欢什么。被当成孩子轻视着,真是刺痛了少年无处不在又敏感的自尊。

荆棘过了童年之后,就彻彻底底进入了青春期。从以前一言不合上房揭瓦,到现在一言不合拳脚相加,很是叛逆,很是难办。加之功夫渐长,动起手来没轻没重的。无瑕子和老胡对付这种熊孩子缺乏经验,无他,谷月轩的青春期简直太省心了,省心到不正常...现在他回来了,带荆棘的任务还是一如既往落在大弟子头上。

这真是大大的不妙,昏招程度仅次于无瑕子把师妹...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三)

*开篇先捉个虫,少英会六年一次不是十年,上篇老杨约战应该往后推三年到他们二十的时候。前文已改。


(三)


谷月轩带着荆棘沿官道途经太原,越临近京师,眼前的风景越辽阔起来。出了太原一马平川,大朵大朵的云浮在天空中,阳光惊人地耀眼。


少年在旅途中长了无数的见识,试过师兄烤野味的手艺,学会了怎样生篝火,怎样用狍子的胃袋盛水煮汤。以及第一次露宿野外,铺了棉布躺在火堆余烬上,背后传来暖和的温度。京郊夜里冷,睡着睡着身体自然失温,就不由自主往谷月轩怀里靠。他的师兄罡气护体,全身一年四季都是暖的,温度源源不断传过来,无比安稳。...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 (二)

(二)

荆棘用一个特别拽特别挑衅的姿势,打断了两位当世少侠佼佼者之间的比武。杨云看见他,其实是有点惊讶又十分新奇的。

如果是六年后的荆棘,这么一站其实很能威慑对手,他甚至不必开口说话。而十一岁的荆棘做起来,就有点哭笑不得了。

不过习武之人以气制敌,悬殊实力下,杨云满盈杀气的一眼荆棘能毫不相让,可见性情这东西与生俱来,有的人天生就带着刀光剑影,是没法柴米油盐泯然众人的。人们说“练武的好苗子”不止说的是身体条件。

换做此时还在扶桑受苦的风吹雪……当然风吹雪是个小姑娘,小姑娘不能这么拿眼刀扫,不绅士,不君子。区区只是想说东瀛武学比中原更看重气势上的压迫,二师兄其实很适合出国。

被一个孩子横...

【侠客风云传/谷荆】浪淘沙(一)


*这不出意外该是老夫最后一个侠风长篇,如果写完了还有力气填好汉熟了就是倒数第二个…作为初心,本文将要交代谷荆二位少侠是怎么在盟主线剧情下见缝插针搞到一起的。有脑洞有私货。自上次实验发现写长篇也就那样儿……勉强能看x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和看官们一起爽一爽,就是人生的大和谐了x


(一)

东方未明拜师那天,荆棘正好回了逍遥谷。

彼时荆棘刚从徐州斩了淮河四霸回来,一身血气还没退干净。他想找点吃的,又在厨房见到小贼,二话不说刀剑就先架了上去。

“我师兄”三个字第一次从陌生少年嘴里说出来,他愣了一愣,心里五味杂陈。

而师兄见到他回来,第一句话居然是“阿棘,你在做什么!”

他那时突然间意识到,...

【侠客风云传/傅任燕陆】食神风云传



*厨神风云传的现代ver 发病的段子

事情是这样的。

陆少临这天代发小赴约,给傅少侠接风。午餐吃韩料,期间出于不明原因的恶意,陆少临压低声音神秘地问傅剑寒:"你知道怎样用筷子打架吗?"

傅剑寒:"?"

彼时上桌的一小碟鱼豆腐吃得只剩半条青椒,傅剑寒在陆少临眼神授意下迟疑地夹住了它。陆少临动如脱兔,筷子嗖地化作一道残影,当的一声夹住了傅剑寒的筷子。

傅剑寒明白了,眼睛一亮。

陆少临得意道:"怎样,不知道怎么接招了吧?哥哥教你。"

他话音刚落,傅剑寒手指动了动,把青椒夹走了。

"啊!?"陆少临拍桌:"...

【九州天空城/评论】1-8集

*很长,不是安利向,想法挺多写给自己看,如有共鸣简直开心。

*没往后看也没主动被剧透,打脸也是看剧的一部分…跑出来写主要因为寂寞


*写到后面越发觉得有毒,为什么要给一个雷剧写长评。反正写了x


九州天空城确实是个人比较看好的一部作品。就凭洪荒之力控制着老夫的手一天日了八集这点,也足以证明它有一个跑剧情跑得飞起的剧作,一个深谙观众节奏的剪辑,和一个绝不拖泥带水的导演。写这个东西多少是冲着对杨磊先生的信心去的,b站评论说他"被工资和生活磨平了棱角",然而他仍是有才华的,这在低成本电视剧的桎梏之中依然可见一斑。


让它雷只是手法,不是最终目的。所以...

©请称老夫花仙 | Powered by LOFTER